2021欧洲杯外围

欢迎来到2021欧洲杯外围
【职工作品展示】一幅画
发布时间:2020-05-22  字号:[ ] 来源:未知

       艾溪湖位于南昌东郊,4.5平方千米的水面,湖光十色,碧波荡漾。眺望湖岸,逶迤而有致,娇羞而大方,浸透了江南女子的柔美多情的气质。漫步于艾溪湖畔,足下周边是绿茸茸的地毯,绿得透彻,绿得心醉,身边是精心雕琢的花草树木,千姿百态,生意盎然。
       我的家什么时候迁徙到艾溪湖边,已无从考证了,围绕着艾溪湖,大家家一定搬迁过,好多家里的“古董”就自我淘汰或被动遗弃了,但有幅画,却世代相传下来,没有署名,听说是哪代先人朋友画的,据传:画中美女,是先人的一个朋友酒后在艾溪湖畔偶遇的,后来先人的朋友沿着艾溪湖畔走完了他的人生岁月,但再也不曾见着画中美女,先人的朋友日思夜想,就拿着画笔不停画,不停的修改,居然有此大作,精美绝伦!上帝凭空创造了一个画家,先人的朋友因思念过度而病逝,这幅画就留在家中,代代相传。
       画被供奉在客厅,成了大家家现身说法的教材,类似于“铁杵成针”,“水滴石穿”,“画家是这样炼成的”。小时候放学归来,总是要目视一下这幅画,姐姐温情地微笑着,我情不自禁地向姐姐挥挥手。中学时,有一次,家里来了亲戚留宿,我就睡在厅里沙发上,睡觉前,我好奇地审视着天仙般美丽的姐姐,猜想着姐姐的来历,然后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姐姐从画里走出来了,大家一起来到艾溪湖湖畔,登临高处,放眼望去,水面波光粼粼,岸边翠柳婆娑,美不胜收。那次我和姐姐聊得很开心,仿佛姐姐是我的同学,我一直看看姐姐迷人的微笑,我还听见姐姐跟我说:“在艾溪湖边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终于找到了你”那天晚上我有了男孩成为男人第一次……
       从此,我也一直在艾溪湖边走着,我希翼遇见姐姐,一个皮肤白皙,身材窈窕,尤其五官小巧精致,精致得你无法找出任何瑕疵的女孩,我想如果我遇上她,会不忍心触碰她,感觉她如同是精心雕琢价值连城的景德镇陶瓷娃娃,怕一不小心,有所闪失!
       高中时段,姐姐没有出现,或许出现了也没有理会我,因为我确实也遇见了在艾溪湖长得美丽如画的姑娘,南昌这地方,尤其艾溪湖畔,美女和风景相辉映,湖水共长天一色。美女如云,姐姐或许藏在其中。
       上大学我是固执留在艾溪湖边一所大学,尽管成绩不错,可上一些名校,但我确实舍不得这自然、立体的森林湿地公园,舍不得这里的清晰宜人空气和万千种类的树木,更无法放弃我心中的念想。
       那是风雨雷电四合一的天气,风雨雷电各自奋力的表演,直弄得水天相接,它们瞬间垄断了天地间的听觉与视觉。但在雨中,有圈朦胧的光环,如同舞台追逐明星的灯光,笼罩在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女身上,我朝着身影走去,是姐姐!姐姐拉住我的手,我感受到了是久别重逢的力度,这时风雨雷电悄然谢幕,展露出的是月光倒影在湖中,美轮美奂,大家四目相对,思念的情感迅速的交流融合。一首歌飘来,断断续续:

       我在千年前,做了一幅画,却在画里渲染了我的思念
       书墨染,白衣沾香,墨迹愁肠
       画朱颜,为谁缠绵
       情寄千年,历经沧桑
       一席水袖独自舞,沁骨愁痕

       细腻温文高唐墨,古韵香沉
       萌萌哒天团的一首委婉缠绵的歌,把我从梦中唤醒,我的闹钟响了,今夜,我睡在客厅。
       这梦,很清晰,就是在那颗垂柳下,窈窕动人的姐姐紧握我双手的地方,我常常在此有意无意的逗留,期待下一秒的邂逅。
       微风轻轻吹拂湖面,湖水荡起一串串涟漪,鸟儿在低空盘旋,相互嬉戏,杨柳依依,柳溪偶尔也会调皮地轻抚一下行人的脸颊,表示它的亲热和心情。我依然在这颗垂柳下,翻看着书本。
       突然飘来了《一幅画》这首歌!歌声如泣如诉,声音由弱及强,我的心跳在急剧地加速,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姐姐真的来了......果真是应了这句“梦里寻卿千百绕,思绪总缠痴情郎”。
       我沿着声音的方向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四目交融,各自周身的散发的气场迅速地融合纠缠,我惊喜遇见了这么完美的精灵,如同眼前的艾溪湖你信手拈来,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修饰赞美它的言辞都不过分一样,这种刹那间情感碰撞,拉开了大家的故事的序幕。
       她叫杨洁,音乐学院的学生,一个富裕的家庭培养出来的一个歌者,歌声里却充满了哀婉忧伤,也许因为她家庭的经历,幼小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她生活,虽然是锦衣玉食,但远离了父爱,但她的父亲对她的成长格外关注,寄予厚望,在她人生成长中设立了一层看不见的护栏。
       她的如泣如诉的歌声源于心灵深处,她的歌声有很强的冲击力,很多时候会带领听众的情感一起飞,更会带着大家的眼泪在飞,那首《一幅画》唱得出神入化,把我带入如醉如痴的梦幻世界,让我的思绪穿越千年,跨越时代。
       我的出现,她脸上有了更多的笑意,潜伏在她脸上的酒窝被我“唤醒”,她的微笑如同艾溪湖边花儿一样盛开、一样灿烂。大家沿着艾溪湖畔走着,变换着不同的模式,有并肩而行的,有一进一退的,有时候大家也会打闹嬉戏,毫无章法。
       杨洁的魅力随着她的婀娜多姿身材和裹不住的青春散发开来,她的歌声毫不费力地搜索到我心灵的频道,产生前所未有的共鸣效果,在不经意间我已经把她和姐姐视同一人了。
       然而,杨洁的父母发现了。母亲最敏感,她发现孩子的性格有了不小的变化,而且微笑常常在她弯弯嘴角旁漾开,歌声中有了微细的转变,那份忧伤少了一定的厚度和深度,这正是杨洁母亲所想要的。
       杨洁的母亲不想打扰幸福中孩子,就像不想打扰一个摇篮中,流露出微笑的孩子的清梦一样,母亲希翼杨洁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她会深深地为女儿祈祷祝福,希翼女儿彻底把曾经的累积的创伤抚平。
       杨洁的父亲,发现了杨洁在恋爱,他认为杨洁刚刚上大学,要学的东西很多,现在恋爱是不适时宜的。他甚至通知了我的辅导员,希翼我不要和他的女儿交往,说她的女儿的歌声没有以前那么专业,没有以前那么有韵味,更没有以前那么引人入胜、感人至深。总而言之,是我改变了她“戏路”,我是罪魁祸首!
       杨洁依然很坚持,我知道她不是很在意她父亲的态度,尤其是现在她披上了爱情“盔甲”,她将爱情以外的事情统统淡化了。辅导员再次找我谈话,直接指出是我影响了杨洁的学业,如果这样,杨洁的父亲就会让杨洁转到其它城市或者让她出国,我知道这是学校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我和杨洁的事有所升级,杨洁的父亲抓住了大家爱情导致影响杨洁学业这一关键因素,与校方很快契合,形成了统一战线。这次是校领导直接找我谈话,听了他们的一席话,我有些不知所措。杨洁的一首歌《一幅画》曾经参加全国大学生歌咏比赛获过二等奖,为学校争得了荣誉,可现在因为恋爱影响了学业,她唱歌连初赛都没有通过,校方强调:如果真的爱她就千万不要毁了她,我感到压力山大,我不停地问自己:我错了吗?
       杨洁宛如在爱的湖水里畅游的鱼,陶醉在自我幸福的世界里。每天最后一堂课,我会毫不例外地看到她纤纤玉手在窗口摇晃着,微笑的脸蛋从窗口一点点露出来,感觉如湖面朝阳初升,我真的不忍心拒接她,把她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的那颗心灵又残忍的按压到从前的笼子里。
       杨洁的父亲,最后一次警告我,那天他是直接来到我家,一辆豪华兰博基尼小车,停在我的家门口,引起了周边的人的围观,杨洁父亲这一次直接找我的父母,我知道他对于自己这位宝贝女儿已经是无计可施了。
       我的父母是饮艾溪湖水的长大的,内心世界如同艾溪湖水般纯净,父亲狠狠地责备我,说我高考考了高分,可以去一些知名大学读书,但却不愿去,总是守着这家,这湖。
       杨洁的父亲不经意看到客厅里一幅画,直惊得目瞪口呆,他仔细端详着客厅里这幅古画,向父亲打听了这画的来历,我父亲又把我小时候激励大家学习的有关这幅画的故事一字不差地说了一遍,包括说话时的表情和手势都没有丝毫差别,杨洁父亲听完故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走了。
       杨洁的父亲或许找到了说服他女儿的突破口,杨洁父亲认为大家的爱情少了最重要的两大基础,一是,那幅古画中的女孩与你惊人相似,我是因为先入为主,就和你有了交往,但这种感情靠不住。二是大家家庭差距甚远,生活习惯有很大差异,这方面杨洁父亲说得比较简略,因为他看到了此刻女儿表情中露出的反感。其实我认为杨洁父亲更在乎的是第三,杨洁与我相恋,歌声中少了那种荡气回肠绵柔之音,少了催人泪下委婉悠长的声音特质,更少了他在很多场合作为父亲引以为荣的资本。
       我关注的重点是第一,这一段时间,我很少去理会画中的姐姐,在我潜意识里确实把她们合二为一了,此刻,脑海里交替出现她们的身影,除了着装的区别,我确实分辨不清,我无法掩饰内心隐隐的痛楚,我感到姐姐的目光一直关注着我,鼓励着我,伴随着我成长,我和姐姐有一种青梅竹马的情感,这次与杨洁的恋爱我感觉自己背叛了姐姐,路过客厅,我真的不敢正视姐姐的眼神。
       想起姐姐说过的“在艾溪湖边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终于找到了你”加上杨洁父亲的坚决反对,这一次,我下决心离开杨洁,尽管我不忍心看到杨洁痛苦的表情。
       杨洁崩溃般的心情,凄婉的歌声,针扎般地刺痛着我的心,我的泪水滴落在湖面,心情随着涟漪一圈圈扩散。我也陷入了无边的苦痛。
       杨洁离开了学校,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这或许是她在长痛与短痛之间作出的无奈选择。我沿着艾溪湖急速的走着,水中再也不见杨洁那亭亭玉立的倒影,我加速的走着,然后是一路小跑,再到急速狂奔,感觉这种惆怅失落的心情就如同此刻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我彻底地理解了老天爷的宣泄方式,那就是在下一刻,歇斯底里般的电闪雷鸣!我没有办法做到这种酣畅淋漓的排解,我只能面对着湖面,撕心裂肺的吼叫,雨水随着狂风狠命地抽打着我的脸,我不想躲开……
       后来是父亲把我背回家,我湿透了,伤透了,父亲说我嘴里一会叫着姐姐,一会叫着杨洁。我一直昏迷不醒,那时,我在倾听姐姐的诉说。
       “那是千年之前,我在湖边遇见了风度翩翩的少年,也就是画我千遍又万遍的秀才,我在艾溪湖畔欣赏春色美景时,遇见了这位少年,少年对我入迷了,我知道大家之间没有结果,但他一直在湖边不停地寻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少年怕忘记我的模样,于是开始不停的画记忆中我,我见他如此的痴迷,有一天晚上,与他梦中想见,几次想告诉他大家是天人相隔,不可能有未来,但还是不忍心。我安抚他说:某一天,你画出的画与我没有丝毫差别时,我就来找他,我知道他没有绘画功底。
       我的承诺终究是没有办法兑现的,他一直走火入魔般地画着,后来因为思念过度,思念成灾,生病而死,我内心很是无奈和歉疚。
       千年后遇见你,我不再选择逃避,你把姐姐当做一个虚无的梦中女孩,或者索性当做艾溪湖女神,每天去艾溪湖转转,你欣赏艾溪湖美景就如同看到姐姐的身影,你深深地呼吸那是姐姐身上散发的气息,你仔细聆听鸟儿的歌唱,那是姐姐在轻声地吟唱。
       杨洁是个不错的女孩,那就是我的化身,去追她吧,姐姐不会怪你.....”姐姐转过脸去,我看到姐姐痛楚的表情和眼角上的泪珠。
       我在千年前,做了一幅画,却在画里渲染了我的思念
       书墨染,白衣沾香,墨迹愁肠
       画朱颜,为谁缠绵

       情寄千年,历经沧桑
       闹钟响了,还是断断续续,萌萌哒天团的一首《一幅画》歌声把我唤醒,我睁眼看去是父母焦急憔悴的面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